>

明晚应有不会再有外人来了,以往不爱了

- 编辑:快乐十分技巧 -

明晚应有不会再有外人来了,以往不爱了

远离繁杂喧吵的城市,来到偏远的小村落。这里的环境还真好,空气也清新,也有适合我喜欢的那种清静… 但,好像就有些不平常的静,有时候有一些静也会让人惧怕! 由于要找个能让我有舒心的环境去进行我的写作,非如此静不可。 这房子有些老式的装饰,好像是在几十年代时建的了… 能用如此廉价的资金去租下如此宽敞的空间,对我来说是多么值得祝贺的一件事。再加上,我本是喜欢古董式的东西。 房东是一个孤身的老爷爷,他的爱人很多年前就去世了,还有一儿一女都长年在海外,很少回来。还听说他还有一个在年轻时就去世的女儿,就在我所租的这栋房里… 由于传言这里一直在闹鬼,所以没人敢租下这房子。面对这传闻,我微笑的付之。因为在这科技化的新世界里,鬼怪完全只是我笔下的传说,纯属虚构。 但,就算有又何防,平生不做亏心事,夜半不怕鬼敲门。 于是我很快的搬进来,房东给了我钥匙就离去了,他已不住在这里,这买菜什么东西都不方便,所以他住在区里的一栋小房子里,有事也只是电话联系。房子他也是提前打扫干净了,所以过来并不需要多大的收拾。 搬过来本想好好的享受这种美妙的生活,但,出版社催稿催的很急,所以,只有连夜思稿。 或许现实生活本应如此,除了忙碌外还是忙碌。就这样,我进入了现在的生活!面对这社会当中的柴米油盐的攻击,除了有一丝丝叹息,无奈。或许没有能使我用更恰当的言行去表达! 这夜,风高夜明…今天白天刚交了稿,所以难得让自己舒闲一阵。 搬过来也有好些日子了,就属今天无所事虑。在庭院的榕树下摆出了茶具,享受黄昏日落的柔和。 风吹过,树叶沙沙的作响,旁边还有一小丛竹丛,再过去就是一个装饰般的小亭子,这是一个多么美的画面。犹如生活在山水田园间。 人生短短几十载,也不过如此,能过着自己想过的日子,享受着自己所喜好的生活方式,还有什么能比此刻更美,更幸福… 不觉中,天已经黑了,难得有如此闲愉之心,从黄昏坐到天黑。今天的天好像比以往的天更黑,黑的像一片墨迹,纯一的颜色。 在黑暗中我总会觉得在背后有双眼睛在偷偷的盯着我看,心里总觉得在这里除了自己外还有别人在。 但,前后左右细看都不见有可疑的迹象。或许是自己心里感觉太敏感了吧,也或许是自己忙了一段时间的稿,精神上还没从虚幻的故事里出来!摇摇头笑着继续品一口茶。 夜,总是那么静,从来都是。在这种静中总会让人有太多的遐想,所以在夜里写故事总会有太多意想不到的结果,今天也是如此。此刻,我又想到一个出格的故事,就是写这座古屋的故事,写这曾经离世的女主角。 想到故事的题材,马上收拾好茶具,回屋在电脑前题起前稿来。都说夜是写稿人的工作最好的时间,我想!也是如此。 正当我正进入这故事情节当中的时候,奇怪的事情正开始发生了。我听到了庭院里的树叶在不断的作响,不像平时风吹过的那种响声。是像有人在不断的摇动那棵大树,原以为是自己听错了,那么大的树谁能把它摇的如此大的起动,而且还是不间断的。但停下来仔细的再听,也真是这样的声音。 “难道真有鬼怪?”我心中疑惑的放下笔,在不停地自我追问。 恐惧总是在人没有探索清楚那些自己自认为可怕的事的缘由,但又会对这没能明白的事发出好奇。当好奇心超越过了恐惧,那些可怕的事情就不会再有那么可怕了。 我抬起头向那空空的黑夜望去,但在那黑不见底的窗外除了纯一片的黑,就再无其他的颜色! 那声响依然在没间断的响,就好像在对我的好奇心发出了示威,使我能在它的恐吓下妥协。或许曾经那些谣言的鬼怪传说的缘由就在这里了。那些曾经住在这的房客或许就是经过了这层打击后纷纷退幕。 “你为什么不怕我?你为什么没有恐惧?”那树的摇摆声音停止了,换来的是一阵清晰的女子话音,是一个年轻的女子,声音甜甜的,就像在口中含着蜜糖发出来的声响。使我的全身酥酥麻麻的。 但只听见声音,并没看见人影,我左右观看并没看到任何人。正在思想如此夜半人静的时刻,一个女孩子怎么敢独自一人来到我这独立庭院中呢?这时她的声音又出现了,而且更近。就犹如在身边。 她说:“不用找了,我就在你身后。” 我转过头,看见一个年轻貌美的女孩子真的就站在那里,看年龄也不超过二十岁,穿着一身并不属于现在社会流行的衣服,不,应该叫衣裳!那宽松的一身连衣裙,那古老的花纹在现在的市场上是很难找得到的。在我脑中出现了一句词:衣袂飘飘! “怎么?你真,也给吓傻了?”那女孩用嗔怪的眼神白了我一眼。 我从打量她的思绪中回过神来:“不,是给你的美给震惊了。” “花言巧语,人世间真有如此貌美的面貌吗?”她嫣然一笑。 “难道你真是传说中这栋楼中的女鬼?”我惊讶的发出声音。仔细想想刚才所发生的并不是人可以去做到的。摇动那么一大棵古老的树,还可以在一刹那间毫无声息的走进屋来,而且站在我的身后我也是毫无知觉。 “现在感觉到害怕了?”她的眼神中有种耻笑的痕迹,看的我全身都不自在。 “不是,我只是好奇你为什么在这人世间不肯离去。如果有阴间,那阴间也有阴间的规则,不可能会让你在人世间四处飘荡随意吓唬人类吧?世间万物都有自己的轮回次序,人死后,我想也该有属于死后的那层次序吧!” “对,话虽如此说,但万事总有纰漏,就算是冥界也是如此。我的人寿本是在九十二,但我在正茂年华之时离去,他们一直疏落我这一个名额,况且,我在这人世间也从没闹出什么事故来,这些年来我一直躲在这房里最阴暗的角落,从来都没离开这栋房,所以,我很侥幸能在这么长的年头在这人世间游荡没给发觉。”她淡淡的说,好像是在说一个无关紧要的故事。 “难道你在这世间还有未了的心愿?” “是啊!看来你是挺在行攻于心机的!”她重重的叹了一声。 我静静的看着她,并不想用任何言语去打断她那似是回忆的神情。 但,好像我没说话她也并没有开始再接下去说的意思。 我也只好笑着开口问问:“既然有那么舍不得,又怎么会选择自杀呢?” 她的表情一愣,接着又淡淡的笑了一下:“你的确是个厉害的角色,我琢磨了那么久的纠结你既然一下子就能够想出来!”她重重的叹了一声,接着说:“是啊,我也不知道既然舍不得又怎么会选择放弃,既然放弃了又怎么会难舍难分。这就是人的复杂心理。人在一定迷惘当中的时候很多明明很透彻的问题,却偏偏是最难看到的。” “你离开人世有多久了?”我静静的望着她,她就像是一幅很美的壁画,让人怎么也看不厌。 “二十年了,若按人间的年岁去计算,我现在也有四十多岁了。比你老多了。”她的神情有着很多的感伤和那无助的凄凉。原来灵魂也会和人类一样夹杂着许许多多复杂神情和心伤。 “二十年了,二十年是多漫长的岁月啊!”我停了停,拿起台桌上的烟,自顾自的点起火来:“是因为感情吗?” “是,我爱上了一个已婚的男人,那年我才二十岁,而他却已四十多岁了,以他那个年纪足可以当我爸爸了。呵、、、但我不知道为什么偏偏就会喜欢上他。就像着了魔似的,我也不知道我究竟爱上他什么,反正呢!天天都想见到他,不为什么,就是想听听他说话的声音,看看他微笑的样子,想听他叫我小傻瓜!、、、”不觉中,我看见她好像在流泪。但,我不想去问她,有些事挑的太明白了,反而会对大家都不好。 “那你究竟在这里等什么?” “我也不知道。只是知道有太多太多的不舍得。”她轻轻地摇着头。 “你们,所谓的灵魂有心吗?你们会有心痛这感觉吗?”我站在那里看着她,她却转过身去,留下的只是一个飘渺的背影。 过了一会她说:“其实我们也会和人类一样,会有心痛的感觉,但我们灵魂毕竟是无形的,所以,我的心也是无形的。你们能实实在在的感觉到心痛的存在,但我们这无心的心痛比那有心去痛的痛会痛上一百倍一千倍。这就是折磨,就是对我这种不肯去轮回的灵魂的惩罚。太多太多的人情愿去轮回,情愿喝上那碗忘情汤,甚至有的情愿被封下十几层的地府,受尽油煎火烤的折磨也不愿去承受那无心去痛的疼痛。”她的话语是如此的铿锵有力,好像是一个一个字咬着牙在说的。我能感觉到此刻她在回想着那刺骨疼痛的滋味。 我不知道她这些年来承受着多大的痛楚,我不知道她曾经经过了多大的折磨。看着她那苍凉的背影,我的心感觉到在隐隐的作痛。是为她? “他现在还在吗?还在这人世间吗?”我熄灭手中的烟,这时候我才想起,我既然不知道什么时候点繎的烟。 “应该还在吧,自从我离开后就再也没离开过这栋房子,外面的一切我都不能知道,我曾经傻傻的以为我死后灵魂还在这出现,吓走的人会把我还在这的消息流传出去,他就会知道我还在这里,就会过来看看我。呵!这是一个多么天真的想法!”这时候她转过头来看着我。 “但他从来都没来过?” “对,从来都没来过。” “他爱你吗?最起码曾经你们在一起的时候。” “爱吧,应该是爱吧!我曾经以为爱就是长相厮守,以为爱就是要占有,分分秒秒都不要分离,那就是爱!所以我给这份爱太过多的束缚,太过多的要求,才会导致他放弃这份爱,离开我。有时候爱的太深反而会让双方都那么的辛苦。现在我才明白,爱,其实是那么简单,简单到可以让人随其自然。爱他,就让他到他所谓的幸福里面去,只要知道他开心,他幸福,其他的都不再重要了。可惜,现在明白了,一切却太晚了。” “既然如此,你还要留下来?有用吗?时过境迁,或许你的那份爱在他心里现在已随着你的离世而埋葬到泥土里面去了。” “是啊!那么多年了,从来都没有他的消息,再深的爱也会随时间飞逝。” “能告诉我怎么称呼你吗?” 她停了一会儿,眼光游离,像是在沉思于过往的记忆中。好一会儿她才回过神来:“就叫我盼盼吧!曾经他也是这么叫我的。”她轻微的一笑,这一笑像是带出了灵魂深处的些微痛楚! “盼盼!多好听的名字!老实说,盼盼!你真的很美!” “哈哈,谢谢,你是第一个见到我不掉头就跑而且还称赞我美的人,老实说你真不怕鬼?”盼盼在那大笑的看着我。 “怕!但像你如此漂亮的女鬼我是想怕也怕不起来,而且,我一生做事坦荡荡,就算真遇到厉鬼又何妨。我无愧于人,更无愧于我!”我铿锵有力的说。 “我相信你的话。”她淡淡的说。 “那你打算以后怎么办?准备一直这样飘荡下去?” “我,我!”她神色慌乱,好像一时之间思想卡在了那里转不过来了。 “有什么难言之隐吗?如果有什么我可以帮到的,我可以尽我的能力之内。”我撇嘴一笑。 她看着我,神情有些激动,眼中闪着些许泪花。这就是灵魂的眼泪,原来灵魂真的会有眼泪。 过了好一会儿她开口说话了:“你真是个好人,在这世上如果能多几个像你这样的人就好了。” “盼盼过奖了,其实我也有我自己想得到的利益。” “利益?” “是啊,忘了跟你自我介绍了,我叫孤鹰,是网络小说的一名作者,我来这里也是为了有益我的写作。” “我知道,我天天都在你身后看你在写啊写,所以我没有去打扰你,直到今天难得看到你如此的清闲,所以我也出来解解闷。”盼盼在嘻嘻的笑。 “慢,天天,你天天都在我身后,你!天,你未免也太恐怖了吧,天天都躲在我身后!”现在的天气我既然出了一身的冷汗。 “别大呼小叫的了,我又没偷看你那不该看的时候,你还不觉得自己是侥幸的啊,我也没弄出什么稀奇古怪的事来吓你。” “你,能不能给我自己一些私密空间!”我翻一下白眼。 “好啦!以后只要只有我们两个人在的时候我绝不隐身,除非特殊情况,反正我不偷偷摸摸的在你身后就是了。” 我无奈的撇了一下嘴:“我现在正在思想你这栋房子的的小说题材,正想写你这个女鬼的故事。” “我,我有什么故事?还不是平平常常的一个!” “每个人都有一个属于自己的故事。你也不例外!所以,帮你的同时也是在帮我自己!” “你真想帮我?”盼盼静静地看着我,好像在怀疑我的每一道话题。 “嗯!”我笑着点头。 “我想见他!”停了一会儿时间她才说话。 “终于说出心里的愿望了,原来你停留了那么久,就是为了要见他!”我摇摇头。 “或许吧,但我总想不到我自己心里终究想要的是什么!” “其实,不用多想,你这些年头来一直做的事,就是为了一个能见到他的念头,不是吗?”我看着她笑了一笑。 “不愧是一个厉害的角色。”她也看着我,无奈的撇了撇嘴! “他家在那里?要如何才能找到他让他来这里呢?” “明天,明天好吗?明天我跟你一起去!” “你?你可以见到天日吗?我一直以为灵魂是怕光的,难道我是错的。” “不,我是不能出来,但你可以为我准备一个小瓶子啊,我可以躲在瓶子里面,然后你把我兜在你的文件包里就行了,到时候我会告诉你怎么才找的到他。” “原来如此!” “也不过如此!”她看着我笑了笑,我不得不承认她的笑真的很美。 第二天我被一阵骚动声吵醒,睁开眼才知道已经天大亮了,我听到厨房里面有着不寻常的声音,奇怪,这房子明明就只有我一个人,难道大白天的老鼠也出来行动。 在床上纳闷了半天才想到,应该可能会是盼盼,但盼盼怎么可能在白天出来呢。 我马上穿好衣往厨房走去,一看,真的是盼盼,原来她在用电磁炉帮我煮早餐。 她看见我来了,笑着说:“起来了,你冰箱里东西少的可怜,只能煮这些。” 我看着锅里的煎蛋煮泡面,才知道我是有好多天没去进货了。我摇摇头:“没事,你先吃,我等下再去买。” “笨,你忘了。我是不需要进食这些的。”她白了我一眼。 我摸摸头:“哦,我怎么没想到呢。” “快去梳洗吧,天都那么亮了,原来你们当作家的生活是如此的。” “怎样?” “没有时间和世俗的约束咯!” “呵!这样很好啊,随心!”我笑着进了房间。 过了一会出去,发现盼盼还在厨房:“你怎么还呆在厨房啊。” “你难道没发现厨房没什么不同吗?” 我左右观望了一下,厨房真的不同了,原来窗户被她用布遮住了。 “是怕光。笨!”她笑了笑。 “哦!难怪!” “所以啊,外面、、、”盼盼苦着脸指着我身后。 “等一下!”我端着面出了饭厅,然后把四周的窗帘拉下。原来我一直都是很少拉下窗帘的。一拉下来的时候有灰尘在飞动。 “这还差不多。”她嗔怪的看了看四周光来源的地方,仿佛是在看还有没有被遗漏的的窗口。 “这时我已开始动筷了:“真香!” “别诱惑我了,等一下是啊回报的。” “什么回报?” “给我买上好的香烛。” “我记得这里还有啊。” “没烧给我,怎么吃啊。” “那现在烧给你就是了。我也好看看你们属于灵魂的是如何进食的。”说完跑回厅里,从角落的木箱里拿出香蜡在盼盼面前点燃烧了起来。不一会儿就看见盼盼正拿着蜡烛津津有味的啃咬起来。 “斯文点好不?你吃起来好恶心好恐怖。”我皱了皱眉。 “不觉的啊,好香呢,你自己不是说要看我是如何进食的吗?”她抬起头白我一眼。样子更甚恐怖。 “好了好了,说不过你。”这时候我已经吃完了,放下碗筷,点起香烟来。 “你抽烟的样子好有型。”她抬起头笑了笑。 “别多说了,快吃完,等下我们要出发了。” “好像你比我还着急。” 收拾好房屋,背着我那陪伴我多年的背包,而盼盼就在我的背包里为我指引着路,虽说她在我背包的小瓶子里,但她好像看的见路似的,每一条街每一条巷她都能分的清清楚楚。所以,找到她二十年前情人所住的地方,并不算太难。 很快的,来到那男的家门口,按了铃,出来的是比我年纪稍微大些的男子,看见他神气焕发,可以想象二十多年前盼盼情人的影子。 我按照盼盼所吩咐的去问询他的消息,这时候才知道,他也已过世多年了,问清了他所埋葬的地方,就匆匆的离去。这一路,盼盼不再说一句话,我能感觉到我背后的背包里有哭泣的声音。 到了偏僻的地方我停了下来,对着空气轻声说:“盼盼,现在我们是回家还是、、、” “回家吧。我好累了。” “真的不想去他坟前看看了?” “不需要了,现在已经知道了他的消息,一切都已不再重要了。” 我点了点头,一句话也没说就走到站台,坐上了回家的车程。 回到那栋房子天早已黑了,这一路我们都很安静,一句话也不再有,各怀各的心事。 原来灵魂也有伤心也会有情感,也会有无助、、、太多太多、、、有时候,真的,灵魂的苦涩、无奈会比活着的人更重更浓。 回到房,放下背包,打开瓶盖:“盼盼,出来吧,已经到家了。” 过了好久,依然没见动静,于是又开口:“盼盼!” 但,依然不见盼盼现身,我心里有莫名的着急:“盼盼,出来吧,我知道你伤心。但,事过境迁,人生在世,生老病死是每一个人都必须经历的、、、” 话没说完,盼盼已现身了,原来她正坐在我床上。整个人缩成一团,我慢慢的靠近她身旁:“盼盼,没事吧?” 她慢慢的抬起头来:“没事,你说的对,人生在世,生老病死本就是一件平常的事情,更何况我本也早已过世多年,只是现在我心里乱的很,本来一直期盼的信念,现在一下子就落空了,现在我只是感觉不到我再留下来的意义,觉得我的思想一下子就空空的。” “盼盼,你一直留下来那么多年,所期待的,所坚持的,不过只是你心里的那一份执着。现在你所执着的事已经不存为所实在的事了,所以你心里会觉得失落。”我坐在她的旁边。 “谢谢你,孤鹰。你是我离世后唯一一个陪我说话的人,你是我离开人世间这么多年来唯一一个朋友,谢谢你!”说着说着,她的眼角挂着两行泪,悄悄的悄悄的滑落,她的泪是多么的晶莹剔透,是多么得明亮动人。 “这,盼盼,我开始的时候说过,帮你。也是在帮我自己,而且,其实我也没帮你多少忙,既然你说我们是朋友,那么这些事情对我来说就是更应该去做的了。”我望着她点点头笑了笑。 “嗯!”盼盼也望着我在点了点头。 “那你今后有何打算,难不成做永久的孤魂野鬼?” “只要我在夜里出现在我坟前,那阴间的差使就能感觉到我,他们会带我去投胎转世。”她眼光流离,好像还是对这人世间依依不舍。 “传说过了奈何桥,喝了孟婆汤,前尘往事都会随烟消云散,或许这是对你最好的结局。” “或许是吧,如果可以记得,我不会忘记你的,你是我在离世后唯一的朋友,唯一的。没有你,我不知道还会在这飘荡多少年。”盼盼在撇嘴一笑。 我对着她笑了笑:“你打算什么时候走?” “今晚吧,在这里停留只有让我更多的心酸。” “是啊,有时候有些事情能忘记该多好啊。”我轻轻地叹一口气。 “你爱过吗?”她紧紧的盯着我的眼睛。 “曾经,现在不爱了。”我淡淡的笑着。 “她辜负了你。” “没有,其实在爱里面并没有谁辜负着谁,也没有谁超越于谁。只是每一个人对爱的方式表达不一样,在爱情里对与错的观念不同罢了。如果你在下面能见到她请替我告诉她,我不爱了,我过的很好。”说着我站起了身,来到台桌前,那起那每天擦的发亮的相框,然后轻轻地拿到盼盼的手上。 她用着忧伤的眼神看了我一眼,表示她已明白我话里的意思了。然后她接过相框,静静的看了好久好久:“她好美!” “呵!”我轻笑一声。 “真的,比我还美!我会记得她的,如果在天堂真能相遇,我一定会告诉她。你过的很幸福,真的,最起码你没有为爱所束缚。我现在已记住她的样子了。”盼盼点着头。 我淡然一笑,并没打算再说话。 “其实你从来都没忘记她,越是说忘记的人,其实心里记得最深。”盼盼把照片放回我手上,站了起身。 “其实,忘与不忘又如何,只要曾经真的深爱过,那怕只有一分钟的感觉,那种幸福早已足够了。” “对,其实你才是真正懂的爱的人,她很幸福,你的爱是大爱,是超越常人的那种智慧的爱,是明澈的爱,就如那清清的泉水,纯净,平静,但却永流不止。” “其实你说的很对,爱真的很简单,只要是爱就足够。爱一个人不一定要相隔近尺,不一定要相守万年,爱的简单,对爱的的要求就简单,爱,也不会爱的太累!” “如果早让我认识你,早让我听到你的话,我今天也不会活到如此的地步了。” “这是宿命,注定让我们会如此相遇。”我笑着说。 “喝酒吗?今晚就当为我送别吧。” “好,我也有此想法,难得我有缘认识你这绝色幽魂,今晚是我们第一次一起喝酒也会是最后一次。我祝你早日投胎进好人家,幸福快乐过一辈子。”我深深地望着盼盼。然后出厅里拿酒进来。 “如果有下辈子,我不要什么好人家,不要什么荣华富贵,只希望能转世在你身边,和你再共一世友谊。”盼盼看见我拿酒进房了马上接上话题。 “好,我期待着,来,干杯。”我拿起已满酒的酒杯。 这夜,风高夜明。眼前的幽魂,闭月羞花。那美,真美不胜收! 我期待着,若干年后,能真的再与她重逢。 那时,再续一杯酒! 作者:夕阳0120

为什么人有时候那么想重新来过?

 “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晏殊《蝶恋花》
  
  她又来到这里了。
  
  每一天都会看到一个女孩在这里,在没有工作的时候,傍晚的余晖洒在她柔和的脸庞上。七年了,她从稚气未脱的女孩变成了成熟的女人,唯一没变的只是她眼中的那抹愁苦。我曾经问过她在等谁,然而她只是看着我,微微的笑了笑,让我心里一阵寒意升起,我不知道为何会有这样的感觉。像是在她的眼中,看到了自己的愚昧。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要每天都来到这里,难道说是因为好奇?还是想要陪她一起等,我也不知道,只知道,在看到她的时候,心里会有难以名状的伤感和酸楚。
  
  后来有一天,她没有再来了,我听说是死了。那个女孩有病,本来就活不长。我依旧每天都等在那个地方,那个有一棵珍贵的粗壮桃树的地方。这棵桃树据说七年前还会开花,还会结果,但是现在却只有绿油油的树叶。我每天都会来这里,其实我也不知道在等什么,只是一直等着。
  
  那一天,雨下的很大,我忘记了带伞,浑身湿透了,但是我却没感觉到很冷,即使已经是十一月了。我穿着一身单薄的裙装,直直的站在那棵桃树下面。一对夫妻撑着伞站在我的对面,但是他们似乎并没有看到我,像是穿过我看着我身后的桃树。那个丈夫的眼睛里充满了浓郁的悲哀,还有抹不开悔恨。他的目光让我心里逐渐泛起一阵酸楚,只是一点点。妻子的眼神里是让我不寒而栗的淡漠,似乎还有一丝丝的恨意。我打了个哆嗦,转身看着那个丈夫放开妻子的手,走到雨幕下,走向了那棵不开花不结果的桃树。我心里像是涌起一股熟悉感,为什么呢?明明我只是一个旁观者,为什么我会有这么深这么浓的感觉。
  
  我似乎联系到了什么,那一刻一条线索像在我的脑海之中穿行。那个女孩等到死亡的那一刻都没等到的人就是他吧,可是又有什么用呢?人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情感亦然,人死了,那份情就灭了。我冷冷的看着那个妻子撑着伞来到桃树下,劝说着她的丈夫离开。
  
  “我们走吧,她从来没有等过你,你又何必。”她抓着他的臂膀想要拉他走。他一把挥开她的手,眼里是满满的眷恋,他转过身,看着她。“那又如何,她不等我,那我就去找她。”
  
  那个女人愣了愣,然后低下头低低的笑,“原来你恨我,但是你凭什么恨我,是你自己抛弃她的,你自己不要她的。”男人看着她的脸,她的脸上不知道是雨水还是泪水,整张脸都是水渍,头发也湿漉漉的,眼里是满满的恨意和连他都觉得陌生的狠毒。“林筝,我不恨你,我只恨我自己,恨她。恨自己为什么会为了名利和钱财,为了所谓的自尊放她走,恨自己为什么会忘记了自己还爱她娶了你。恨她这么轻易的放我走,恨她这么多年都让我找不到。“后面的很多对话我都没怎么听了,只知道林筝听完那句话之后离开了。
  
  她每天都等在这里,他怎么可能找不到,只不过是忘了相爱的过往而已。我在这里看过人生百态,感觉人心真难测。明明我只是一个旁观者,为什么会有痛楚。我看着男人的脸想要伸手去抚摸,我看着自己的手掌贴在他的脸上,他突然像是看到我了。
  
  “小瑜?”他颤抖着声线,不可置信的看着我。
  
  小瑜,对啊,原来我是小瑜。我是那个七年前就已经因病去世的小瑜。我每天等在这里,只为了看他一眼,这一眼我等了七年,我想象着自己如果没在七年前死去,会变成什么样,原来连在我的想象之中也是想要死去的。 ”顾言,我已经死了,忘了我吧。“我叹了口气,其实我只是想看他一眼,这是我的心魔。但是现在我已经死了,我游遍了所有的景色,我去遍了我和他以前说过想去的每一片海,只是我再也找不到我爱他的那种感觉了,那些爱过他的痕迹在我死后也一起消失在这个世界里,在我如今再也燃不起半点火苗了。果然是人死灯灭。
  
  “只有你会为了不拖累我,拖着病离开,只有你会因为爱我而离开我,你叫我……你叫我怎么可能忘得了?”他小心翼翼的想要把我抱在怀里,但是我已经是一具没有形体的灵魂了,刚才的触碰已经是我的极限,他怎么可能还可以抱的住我。
  
  我浅浅的笑着,看着他失神的看着那只穿过我身体的手,我叹了口气,笑着看着他。“你看,你连拥抱都不可能给我了,何必呢?”他看着我,半晌都说不出话来。我转过身,看着那棵不会再开花结果的桃树。“我每天都在这里等你,七年了,终于等到你了,但是我却再也想不起来……我去遍了我们约定要去的地方,我找不回做人时候的那种冲动了,我没有再想起过你,在这里等你只是我死前的一个执念,我常常想我究竟爱你的什么,可是我自己没有答案,我的心不会跳了,你懂吗?”我不等他说话继续说:“我已经死了,但是你还活着,你还有爱你的妻子,你懂吗?你的生命里不需要我了,我也不需要你的执念。”我转过头,看着他那升起悲伤的眼眸,依旧微笑的看着他,但是声音开始哽咽:“你懂吗顾言,我这次不是开玩笑,不是躲猫猫,我是真的……真的要离开你了。七年前我把自己最后想跟你说的话埋在了这棵树下面,你想看的话等我走了之后把它挖出来吧,这棵树到了开花结果的时候了。”我的眼眶里盈满了泪水,但是却没有半滴流下来,原来,鬼魂连眼泪也不能有。
  
快乐十分技巧,  他满脸的泪水和雨水交加在一起,不知为什么我就知道一定有泪水。他带着哭腔的声音响起:“对不起,对不起,如果我早知道……”我笑着摇了摇头:“顾言,我的病不是你造成的,你早知道的话我也一样会死。我只希望你能忘了我。” 他突然就笑了,笑着告诉我:”怎么可能呢?我怎么忘得了……“我立刻打断了他,我看着他一字一句的告诉他:”可是你又能怎样呢?顾言,就像你不能治好我的病一样,你又能怎样呢?“他突然就哭了,他跪在我面前,我重来没有看到过那么伤心的他,那么无助的他,像是山穷水尽的样子。
  
  最后我还是走了,我逗留在人世间的日子太长了。我的灵魂碎成了一粒粒飘洒在人世,我走的那天那棵桃树开花了。

或许是第一次的遗憾和不甘吧。

可是错过了真的能重来吗?

《一》

“嗒嗒嗒······”是雨水顺着屋檐落下的声音,想来外面的雨势应该不小。已经快十二点了,今晚应该不会再有客人来了。我打了个哈欠,伸了个懒腰,有点疲倦了。

就在我昏昏欲睡的时候,门被打开了,一阵凉风让我有些清醒,我借着屋内昏黄的灯光看着走来的人,是一个年轻的女孩子。她慢慢的走过来,坐在了我的对面,身上有些被雨淋湿了。我递了杯热茶过去,她客气的说谢谢。

“有什么事吗?”待她喝完茶,我看着她问道。真的是一个很好看的女孩子。

“这里是灵魂交易所是不是?”她正视着我的目光,认真的问道。

“是的。你可以回到任何想重新来过的时候,只是最后你需要交出你的灵魂。”我向她解释道。

“这是真的吗?可以回到任何我想回到的时候?”她很疑惑的看着我,那双眼睛很澄澈同时也很无奈。

“是的,你看到周围墙上挂的玻璃瓶了吗?里面都是那些人的灵魂。”我指着墙上那些瓶子对她说。

她看了看,脸上疑惑的神情转而慢慢消失。

“我叫楚凉,我想回到六月八号高考的日子。”“那是一个我与他约定的日子。我们说好那一天如果我还喜欢他他也还单身,我们就要在一起的,可惜后来发生了一些事,我们闹了别扭,我以为我不爱他了,所以那一天我们两人都没有提及那个约定。可是后来,我发现自己一直爱的都是他,我真得放不下他。”顿了顿,她看着我的眼睛,诚恳的说“可以让我回到那一天吗?我想如果那时候我们在一起了会不会现在的结局就不会这么悲惨,因为我始终是忘不了他。”

“会不会是你放下他的时间还不够久,或者你可以谈一段新的恋爱。”出于同情,我只好劝解她。来这里的每一个人我都会劝解他们,因为你永远不知道如果重新再来一次,你是否还是会遗憾。

“没有用的,我花了几个月的时间去忘记他,后来也谈了一段新的恋爱,我男朋友对我很好,可是和他在一起脑海里想的都是那个人,我受不了这种难受的感觉,便与他提了分手。我真的是没有办法,我不知道他怎么会在我心里留下这么深的印迹。如果你爱过一个人,或许你就会懂我的感觉。”看着她的眼泪快要落下,我深深的叹了口气,夭折了的爱情从来都是折磨人的东西。我知道劝解她是没有用的了,只是可惜她还如此的年轻如此的美丽,即使最后她和他圆满的在了一起,可是那也不会长久的,因为她注定是要付出失去灵魂的代价的。没有了灵魂,那就只能注定死亡。

“好的,我可以让你回到那一天,祝你幸福,孩子。”我摸了摸她的手,心里更多的是不舍,每个来这里的人我都不舍得他们做出如此惨痛的决定虽然他们总是那么的坚决。

我重新沏了壶茶给她倒下,待她喝完,便领着她走到了侧边隐藏的门前,“你真的决定好了吗?”我又一次的问她。

本文由故事寓言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明晚应有不会再有外人来了,以往不爱了